这八千多万的乾元丹在那些大家族里面

 
    “长大?”
 
    李凤鸣撇了撇嘴道:“你知不知道,这世界树要多少年才能够长大?如果你不知道那我就告诉你,这玩意没有上万年,根本不可能长大,而且,现在的世界树一看就知道,还只是幼年期,最多才两千年左右,还有五六千年,就算是天级武者,也活不了这么长的时间,买来有个屁用。”果然,正如李凤鸣说的一般,不少人都只是开始的炙热,后面就坐了回来,毕竟,谁也等不了五六千年的时间去等这颗世界之树成熟,买回来也不过是鸡肋。
 
    原本叶潇也准备参与一把,毕竟是传奇宝物的东西,现在听完花无痕和李凤鸣的话,也就放弃了这个打算。
 
    “哈哈,没有想到,黑市竟然能够找到世界之树这么的玩意,虽然没有什么用,不过,种在家里面也不错嘛!”一个青年笑着道:“这玩意我们叶家要了。”
 
    “叶玄机,你真以为这黑市是你们叶家开的?”另外一个青年笑着道:“我们周家也打算把这玩意种回去,就当放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面观赏一下。”
 
    “看来,我们韩家要是不抢一把,就要被人看不起了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,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,坐在叶潇身旁的黑寡妇,脸色也是微微一沉,一闪而逝,只是一瞬间,就看到好几个大家族的人都蹦跶了出来,这玩意虽然跟鸡肋差不多,不过,只要是能够拿回去,就绝对是一个家族的象征,毕竟每个人都清楚,这个世界上,只会有一颗世界之树,而且还是独一无二的存在,最开始说话的叶玄机冷哼一声才道:“好了,既然大家都想要,就各凭本事吧!我倒要看一看,最后这东西能够花落谁家。”
 
    很快,叶潇一群人也注意到,老者从一个服务员的手里面,接过来一盆东西。
 
    通体碧绿的植物,才拿出来,所有人就都感受到了,整个大厅里面的灵气都浓郁了不少,一时之间,所有人差不多都已经看出来,这世界之树的确是好宝贝,就算还是幼年的时候,如果能够坐在世界之树下面修炼,能够得到的好处也不是一点半点,只不过,所有人都有自知之明,既然这些家族的人想要争夺这个世界之树,那么他们上去也只有凭空吸引愤怒的份,所以,除了开始叫嚣的这些人,其余的人都安静了下来,而花无痕和李凤鸣都没有看到,叶潇在看到这棵树的时候,整个人的神情都变得呆滞起来。
 
    而外面,一群人已经开始叫起了价格。
 
    低价虽然只有一万乾元丹。
 
    但是,叶玄机直接一口气就叫到了一百三十万乾元丹,倒让不少人都沉默了下来,整个南天门的人都知道,叶家不缺钱,虽然不是南天门里面最富裕的一个家族,但是,今天来到黑市拍卖会的家族当中,还真没有几个家族能够和叶家比财力,不少人虽然恨得牙痒痒的,但是却拿叶玄机无可奈何,毕竟财力比不上叶家,不少人都愤愤不平的收住了嘴,只有韩家那个包厢,一个油头粉面的青年,嘴角含笑的道:“一百四十万。”
 
    叶玄机微微一愣,随即笑道:“韩峰,你是打定主意要和我叶玄机斗下去了?”
 
    “我韩峰想要的东西,看看谁敢从我的手里面夺走。”油头粉面的青年冷笑道。
 
    “八千一百五十万。”
 
    “八千一百五十一万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眼神呆滞望着拍卖展台上那颗世界之树的叶潇,在两人叫到八千一百五十万枚乾元丹的时候也清醒了过来,一双邪魅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,而一直在死咬着不放叫价的两个人,此刻眉宇之间也紧皱了起来,毕竟一颗可有可无,没有实际意义的东西,都有他的底线,毕竟,两人都是从大家族里面走出来的人,还不至于被一点小事就冲昏头脑,不顾一切,而现在,两人的叫价也不是一开始的十万十万的往上面涨,而是变成了一万一万的乾元丹。
 
    “麻痹的,这韩家和叶家的人还真是钱多得蛋疼,为了一颗没用的玩意这么的砸钱,这可是八千多万的乾元丹,换成钱那是多少钱?这他妈才是真正的败家子啊!”李凤鸣摇头晃脑的道。
 
    而花无痕也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“这东西我要了。”
 
    突然听到叶潇要抢这颗世界之树的时候,整个包厢的人都傻眼了,这八千多万的乾元丹,在那些大家族里面,或许不算什么,但是对于龙帮来说,这可绝对是天价,就算是买一千把的屠龙,也要不了这么多钱,李凤鸣赶紧道:“叶老弟,这八千多万的乾元丹可不是什么小数目,就算是在这些大家族的手里面,也是天文数字了,买这么一个没有什么用处的东西,你该不会是想要在南天门这里也先打出一个名气出来吧!现在的你在南天门要是打出什么名气,对你可是没有好处的。”
 
    叶潇微微摇了摇头,他自然不会说,下面那一颗世界之树,他只是看了一眼,就深深的陷入了其中,就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他一般。
 
    所以,这东西他志在必得。
 
    看到叶潇一脸坚定的神色,李凤鸣才苦涩的道:“叶老弟,不是老哥不帮你,这可是八千多万的乾元丹,估计也只有这么几个大家族能够拿出来,其他那些小家族,估计把整个家族都变卖了,也未必能够拿得出这么多的乾元丹,现在我们就算是把全部的钱都凑在一起,也拿不出这八千多万的乾元丹,而且,那两个王八蛋还在不断的叫价,估计最后最低的成交价最起码也要破一个亿的乾元丹,这可是多少把屠龙,你还是先想清楚一点吧!现在的龙帮可都要负债累累了。”
 
    整个包厢,也只有李凤鸣一个人在劝解叶潇,而上官玉儿则是直接站起来,将自己身上的春秋烟雨剑抽了出来,道:“卖了我的春秋烟雨剑应该可以了。”
 
    所有人都张大嘴,而叶潇却是摇了摇头,微微笑着道:“这东西可不能够卖。”
 
    上官玉儿神色坚定的将春秋烟雨剑拿了出来,无论是上官玉儿还是黑寡妇,陈雪松都